您的位置:书旗士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变强从县令开始 > 第 505 章:愤怒的鲶鱼水神

《变强从县令开始》 第 505 章:愤怒的鲶鱼水神

    沈木和嬴乾之所以选择了齐平洲作为新航线的开拓对象。

    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了的。

    首先,齐平洲的位置,其实就是很得天独厚。

    同其他的几个大洲之间都是相邻的。

    同时,越过西南龙海,在其正南方的对面便是中土神州的巨大港口了。

    相对于其东洲而言,从齐平洲乘坐跨洲渡船前往中土神州的距离是最近的,比西楚州还要近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其实很多的修士前往中土神州的时候, 都选择从齐平洲转站。

    故而齐平洲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强的大洲,但其内部的经济条件,到是可以算得上相当富足了。

    主要这里的交通四通八达。

    无论是王朝还是宗门,那都是资源富足的很。

    而且还有最关键的一点,那便是齐平洲有一个女子居多的白月王朝。

    老早之前,曹正香就曾经调侃过。

    此王朝皆为女子, 而掌控着白月王朝的帝王, 也是一位天下仰慕的女帝。

    所以,这普天之下什么样的人, 钱是最好赚?

    答案沈木在上一世便知道了。

    肯定是女人。

    所以齐平洲的女修如此众多,若是能够展开贸易,将他研发的气府窍穴按摩神器推销过去,那肯定可以赚上不小的一趣÷阁。

    这才是沈木选择跟齐平洲合作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过前提是打好基础,要一步一步的来。

    最开始先建立航线,并且建造一艘足以跨洲的渡船。

    先让这一航线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再展开贸易。

    最后逐渐地打入白月王朝内部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白月王朝应该就是个女儿国,女人扎堆的地方,什么产品最好卖,那就不需要多说了吧。

    记得当初曹正香说过,但凡去一次白月国,那可都是会流连忘返的。

    当时他还见过白月王朝女帝的真容。

    沈木当时就猜想,按照曹正香如此变态的个性,还不得跟女帝来一段佳话?

    不过貌似并没有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曹正香本人也觉得可惜。

    具体原因,其实也很好猜测,人家白月王朝本身的实力就不弱。

    别看都是女子, 但天才妖孽也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估计是害怕被打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安顿了一切之后。

    嬴乾也没有跟美妇有过多的攀谈。

    只是予以尊重, 甚至连对方的姓氏,都没敢多问,就赶紧带着曹毕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种人情世故,嬴乾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和曹毕加起来,可能都不够人家的一根手指头尊贵,跟别说境界实力了。

    而对方之所以能够耐心的跟他进行交谈。

    完全是因为他背后站着封疆城以及沈木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一层关系,哪怕他是代表大离王朝,恐怕这位尽显高贵的女人都不会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若是沈木在这里,倒是同等的辈分和实力,或许才可以直接询问。

    所以什么样的身份说什么样的话。

    这虽然不是什么江湖规矩,但也是必须要懂的为人之道,不然看不出眉眼高低,死的可能会也很快。

    对方的没有主动说自己的称呼,那他也不便多问,只需要知道,对方是齐平洲港口前来谈合作的家族即可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。

    嬴乾便用天音符箓,通知了还在渡船之上的沈木。

    “哦?已经来了,这么快?”

    嬴乾:“是的城主, 已经见到了,说是要在云仓港暂住,不过我猜,可能还是要去封疆城的。”

    渡船之上。

    沈木闻言想了想:“齐平洲,所以是白月王朝的家族?”

    嬴乾:“多半是,不过小人观其样貌,总感觉有皇家紫气萦绕,很可能是白月国的皇室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沈木: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,她长得…挺好看?”

    嬴乾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沈木:“多好看?身材好吗?跟大离的那位潘贵人比,谁的身材好?低头能看见脚吗?”

    嬴乾:“啊,这……”

    嬴乾被问懵逼了。

    沈木问这种细节,是他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不过没等他回忆呢,一盘的曹毕则是抢话道:“大人,犹有过之!”

    沈木:“哦?可以啊,那等我把完事回去,跟她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曹毕:“大人,凡事还需小心,越漂亮的越危险,再说这皮囊千千万,谁敢保证真的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沈木:“靠,曹毕,别拿你的经历定义我的人生,你小子不会还没从阴影里走出来吧?你这样可不行啊,老实交代,你现在是不是转为喜欢龙阳了?”

    曹毕:“……”

    嬴乾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东洲边缘。

    几乎每一座大洲之地的边界,都是衔接着西南龙海的海域的。

    东洲算是比较小的,因为距离西南龙海的核心海域太过遥远。

    不过在边界之上,依旧是一望无际的海平面。

    自西向东的海水流动湍急,最终汇入西南龙海的深处,根本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在任何的大洲边界,几乎没有王朝和宗门愿意在这建立。

    一个是地理位置的地脉气运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另一個,便是边界之地,还是相对比较危险的。

    一旦受到了其他大洲的攻击,便会首当其冲,并且孤立无援,还是比较危险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里人烟比较稀少。

    此时,身穿僧袍,戴着斗笠,背着背篓的少女,就坐在礁石之上。

    相较于离开封疆之时,此刻的少女倒是没有了半点小和尚的模样。

    三千青丝顺肩而下,美眸之中满是明亮,精致的五官如画中人。

    她就这样闭嘴不言,静静看着东洲外的海平面。

    忽然,海水一阵翻腾,汪洋之中,一条通体漆黑的巨大鲶鱼,破海而出!

    鲶鱼之大,身躯遮天蔽日,恐怖异常。

    两颗如日月的鱼眼,死死地盯着点这个个子不高的稚嫩少女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谁,将龙王篓交给西南龙海,并且把里面抓的金鲤和几条蛟龙放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闭着粉唇,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巨大鲶鱼很是愤怒:“我乃是东洲这片海域的水神,所以我直说一边,西南龙海已经震怒,若你还不放回去,南海的龙族可能真的要水漫东洲!我可拦不住!”

    少女闻言,微微一笑,似乎有些俏皮。

    “你!”鲶鱼水神恼火:“你到底是谁?你的目的是什么?南海已经有龙族来了!”

    少女闻言,欣慰起身,似乎目的大城。

    随后背上了龙王篓,很是开心的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身后,鲶鱼水神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你,你真的不顾及东洲被龙海淹没于不顾?”

    “伱是不是来自那座风雪庙?”

    “喂!你……你说话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